2000年中原大學就開始志工服務傳承,2007年成立服務學習中心,讓各系學生,都擁有從深度體驗貧窮來學習的寶貴經驗。

你覺得,現在新世代年輕人過度依賴電腦,只會宅在家,不關心社會?

其實,有一群來自中原大學的資訊高手,十年來長期付出給國內外需要幫助的團體:曾遠赴北印度、柬埔寨做志工;去年的八八水災,他們是極少數至今仍持續回訪災區、協助重建的大學營隊。充分說明了,愛電腦的阿宅,一樣可以深度體驗弱勢、貧窮地區,從中得到寶貴學習經驗。

現就讀中原資管系四年級,同時也是數位服務志工團隊顧問林南宏就是一邊當志工,一邊體驗貧窮的最佳實驗者。

他現在每個月都會到台東、高雄等八八水災重建區做服務。有些地區光進去就要請有悍馬、吉普車的其他義工幫忙,到現在仍未修好路,交通狀況很糟。「光從這裡,就可以想像當地人生活多不方便,」林南宏到這些地方,常要整天曬太陽、沒有最新科技產品隨侍在旁,卻讓他學會感恩,感受人性的溫暖。

學習災民如何努力自立

「像是高雄重建區裡的一個小朋友,才念小二,最疼他的阿嬤在去年的水災中罹難。可是每次看到他,總發現他努力地笑著,甚至安慰我們這些大人說:『我已經過得很好了,別擔心。』他這樣小的年紀,已經承擔太多了,」林南宏說,長期深入弱勢族群,讓他瞭解這個社會資源分配的不平等,同時部落裡有許多人即使面對困境,還是擁有堅韌的生命力。讓自己在看待未來時,就會更積極,更能忍受挫折。

同樣有參與志工經驗的資管所碩二學生鄧榮樺,也是透過到柬埔寨、北印度服務的經驗,感受到那裡的人們比自己窮困太多了。他本身家境較平凡,大學還得去大潤發打工,卻覺得自己和偏遠國度的人們相比,還是很好命。每次回台灣後就感到很惜福。

其實,在做數位服務的大學志工中,中原大學算起步得早。現為中原服務學習中心主任、同時一路帶領志工團的吳肇銘,用幽默的語氣解釋:這一切,都是網路泡沫害的!原來,2000年網路泡沫最盛時,吳肇銘曾負責協助中原資管系學生參與網路創業,「那時候競爭激烈,我常發現,幾個年輕學生為了商業機密鬥來鬥去,感覺好黑暗,這是學校該教的事情嗎?結果,網路泡沫化後,我就想藉此把學生創業團隊,導向正面的方向,」他說。 

幫果農e化,打水蜜桃通路

也因此,中原大學資管系的志工團便在十年前成軍,一開始,發現偏遠部落地區沒有太多電腦老師,就決定讓學生去山區上課。結果,學生去教課,卻發現部落小朋友不見得會來,原因不是他們貪玩,是要幫父母照顧果園。 吳肇銘和學生進一步瞭解,才知道拉拉山上的果農,很會種好吃的水蜜桃,卻不懂行銷、通路,生活狀況無法改善,就決定幫忙建置水蜜桃宣傳行銷網站,後來還推出企業認養果樹等活動。當時都算首開先例,反應相當不錯。

「我們的學生,為了找到最對的解決方案,很快體驗到現實的限制,」吳肇銘指出,像是學生本來為果農建置制式的進銷存記帳系統,馬上發現水蜜桃只有進貨、銷貨、沒有存貨。因為果農沒有冷凍儲存設備,水果擺兩天就壞,哪有存貨?因此學生又得改寫系統。

許多人好奇,大學生去貧窮地區體驗,到底能學到甚麼?吳肇銘以多年經驗分享,其實讓學生懂得善用更有彈性的方式,或創意解決資源匱乏問題,就是最好的學習成長。

柬埔寨缺水,回國後更珍惜

至於到柬埔寨、北印度服務,吳肇銘認為,學生最深刻的感受,是來自一些生活小細節。 「有次,我們的志工和柬埔寨的村民共進午餐。一個同學順手就拿起旁邊一桶水大沖特沖,想幫忙洗碗,」吳主任說,結果村民臉都綠了,原來那是全村人一整天的用水。 隨後他們發現,柬埔寨一直有難取得潔淨用水的問題,導致當地常有傳染病。同學們回國後開始珍惜用水,因為親身體驗到許多國家根本沒有水可用。

2007年,中原大學正式成立服務學習中心,從社區營造、教育輔導、資訊科技、創意設計與國際關懷等五大領域,都有團隊在運作,就是想讓各系學生,都擁有從深度體驗貧窮,來學習的寶貴經驗。

「我們常發現,現在很多名校大學生,解題的能力愈來愈強,可是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反而變弱,因為他們都生活在象牙塔內,」吳肇銘說,可是若讓學生參加偏遠地區的志工服務,馬上就會看見太多問題,值得好好研究,會讓大家學到很多。

當然,回歸教育的本質,培養好人和好人才一樣重要。吳肇銘用一個原住民的觀點來做總結,在部落裡,大家心中的勇士,不只會英勇地獵山豬,還會把山豬肉分給全村。可惜,漢人社會只重視前者。他未來最想做的事,就是幫台灣社會,培養出更多懂得分享的真勇士。

第291期遠見雜誌(2010年9月號)

文 / 林士蕙 

原文

0 0 vote
Article Rating
guest
0 Comments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
0
Would love your thoughts, please comment.x
()
x